安徽网首页 ? 文苑 ?

季宇:庐江“淮军将领遗存”调查散记

这些年,我也算去过国内外不少地方,有的地方由于历史文化资源缺乏,不惜造景、抢名人,以及编造故事来吸引游人,而我们身边有这么多资源,如不加以保护利用,岂不惜哉?

2020-06-12 16:31

罗保杰:忆李晖先生

就在他患脑瘤开刀后,还主编和编审了舒城、桐城、滁州、泾县、全椒等20多个市县的文物志,开创了安徽市县文物志的历史。

2020-06-12 16:21

黄丹丹: 乡愁,照亮远行的方向

如果人有在天之灵,希望他能看到,他曾携着他用生命书写的诗歌,点亮过时代的夜空!他是唯一一位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中国诗人,他是一个半生漂泊的行吟诗人,他是怀揣乡愁取...

2020-06-11 15:45

张秀云:拍黄瓜

拍黄瓜是要有点内功的,力气大了拍得稀烂,没看相,也不好下箸;力气小了,瓜心不破,调料不能入味,能拍得皮不碎而心碎,面不改色而肝肠寸断,方为最佳。

2020-06-11 15:40

侯谦: 最慢的,是活着

?是的,人的生命,生生不息,一代一代传下去,而最慢的,是活着。

2020-06-11 15:33

金志伟:诗友晓云

我知道,生命中有些东西是割舍不了的。就像诗人心中的缪斯,就像晓云和他的书店。

2020-06-10 11:38

俞芳: 那年端午

将近中午时分,父亲手里拎着一两斤肉和几块豆腐干回来了。母亲把豆腐干和肉放一起红烧了。吃饭时,我和小弟却始终不愿意动筷子,只是默默地埋着头吃饭。母亲也是。

2020-06-10 11:34

朱向春:从自行车到自行车

我再看看身边的人,骑自行车的人还真是越来越多了。从自行车到自行车,生活让我兜了一个大圈子,我又重新回到了起点。

2020-06-10 11:28

李凤仙:在江上

江心的风好大,浪也粗壮了许多。风吹在身上,有些凛冽。我在江上,看到了新来的水,也看到离去的水,它们都很壮美。

2020-06-09 11:23

苒心:一个女画家的花花世界

这些年,我是谁、我在做什么都非常清晰:艺术之路上,甘苦自知。人生的缺憾,有时候也是一种美。一个人,依然可以在花花世界穿梭行走。

2020-06-09 11:17

臧玉华:小曹

小曹到了,屋子刹那显得拥挤,仿佛集市开张了。他是集市上满嘴跑火车的人,除了一身酒味,就是江湖气,却不讨人厌。

2020-06-09 11:11

吴玲:栗子

苏辙有诗:“老去自添腰脚病,山翁服栗旧传方……客来为说晨兴晚,三咽徐收白玉浆。”苏子由患腰脚无力病,久治不愈,山翁闻之,请其以袋盛生栗悬干,每旦十余颗,连服数日...

2020-06-05 15:54

韩光:父亲的手

父亲喉管切开不能说话,奄奄一息之时,用干枯的手指吃力地指着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指向我的母亲。眼含热泪的我使劲地点头。

2020-06-05 15:48

李良旭:交集

看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母亲将我们家和二丫家某种情感交集在一起,这个交集点就是爱。是爱,将我们交集在一起……

2020-06-05 15:44

靳雪晴:拈小名

这一个个信手拈来的小名,拙朴可爱又有趣,就像是一粒粒本来就在那里的天然的璞玉,做父母的信手拈一个来给自己的孩子——反正天成的东西都是美好的,哪一粒都不差。

2020-06-04 17:07
返回顶部
环亚ag是不是新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