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即时看

小区误接污水管道致月亮湖水质恶化 安徽高院发布生态环保十大案例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6月3日上午,安徽高院发布安徽法院环境资源司法保护状况及典型案例。2019年全年安徽法院受理涉环境资源刑事、民事、行政案件16433件,审结15512件。浙江宝勋公司及黄冠群等12人污染环境案入选“两高三部”联合发布的环境污染典型案例,亚兰德新能源公司、吕守国等7人污染环境案入选最高法院发布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被写入2020年最高法院工作报告。

案例一 非法收集7000余吨废物倾倒,11人获刑

【基本案情】2017年4月至2018年2月,被告人曹冠、胡余保为谋取非法利益,先后赴嘉兴、杭州等地,联系嘉兴绿一环保公司、杭州沃杰物业公司等企业,非法收集7164吨有毒有害固体废物,运输到芜湖市长江大桥综合经济开发区等地非法倾倒,造成环境严重污染。芜湖市三山区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月2日向芜湖市三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裁判结果】芜湖市三山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曹冠等11人违反国家法律规定,跨省运输、转移有害固体废物,并非法倾倒,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2019年12月3日,该院作出(2019)皖0208刑初12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单位杭州沃杰物业公司、嘉兴绿一环保公司、被告人曹冠等11人犯污染环境罪,判处被告单位杭州沃杰物业公司罚金700万元、嘉兴绿一环保公司罚金400万元;判处被告人曹冠等11人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至一年一个月不等,并处罚金;判令各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根据侵权责任大小连带赔偿公私财产损失、鉴定费510万余元,生态环境修复费615万余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曹冠等人不服,提起上诉。2020年4月29日,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二 古玩店暗地收购、出售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基本案情】2016年以来,被告人薛某、朱某共同经营古玩店,薛某负责从互联网购入玳瑁、砗磲、驼鹿、高鼻羚羊等野生动物制品进行加工,朱某负责销售。玳瑁、砗磲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驼鹿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高鼻羚羊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至案发时,薛某、朱某销售及从其店内查获的野生动物制品共计49件,经鉴定价值15170元。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0月21日向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裁判结果】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薛某、朱某违反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收购、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其行为已经构成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2019年12月11日,该院作出刑事判决,判处被告人薛某有期徒刑七个月,判处朱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

案例三 搭露台挡了邻居阳光,被告上法庭要求拆除

【基本案情】李某某、吴某系合肥市某小区102室业主,洪某系该小区101室业主,案涉两套房屋系联排别墅,均为局部四层住宅,101室位于102室南侧。洪某在101室四楼北侧露台搭建房屋,李某某、吴某认为洪某搭建的房屋严重侵害其采光权,多次要求洪某拆除,但均被拒绝,李某某、吴某遂诉至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洪某停止侵害、排除妨碍,立即拆除其违章搭建的露台。一审审理中,经鉴定确认,101室四层搭建房屋导致102室二楼卧室南向窗户的采光时间减少。

【裁判结果】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洪某在101室四层搭建的房屋导致李某某、吴某所在102室二楼卧室南向窗户的采光时间减少,洪某的搭建行为影响了李某某、吴某房屋的采光,侵犯了李某某、吴某的合法权益。2019年12月30日,该院作出民事判决,判令洪某将搭建的房屋予以拆除。一审宣判后,洪某不服,提起上诉。2020年4月26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四 清淤致大量鱼死亡,农家乐起诉要求赔偿

【基本案情】久盛农场位于利辛县城关镇邵渡口村,集渔业养殖、休闲垂钓、餐饮为一体。2016年4月,利辛县水利重点工程局与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签订施工承包合同,对蒙新河城区段进行清淤施工,工程设计的淤泥堆放区域将久盛农场鱼塘包含在内,实际施工中,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将淤泥堆放至鱼塘西南侧,后鱼塘里的鱼类大量死亡。2016年7月,经利辛县农业委员会调查,认定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集中倾倒淤泥污染了养殖水质,造成鱼类大量死亡,经利辛县水产管理站和利辛县物价局认定,合计死亡鱼类15715公斤,价值242660元。后久盛农场诉至利辛县人民法院,请求判令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利辛县水利重点工程局赔偿损失。

【裁判结果】利辛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利辛县水利重点工程局作为利辛县蒙新河的建设单位,在委托工程设计中,设计的弃土堆放区将鱼塘包围在堆放区内,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在实际施工中,按照设计图纸将弃土堆放在久盛农场鱼塘西南侧,造成鱼塘污染,利辛县水利重点工程局和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应当对久盛农场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018年11月15日,该院作出民事判决,判令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利辛县水利重点工程局赔偿久盛农场经济损失289300元。一审宣判后,颍上县水利工程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19年3月7日,经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案例五 淤泥冲至水库致水质恶化,水电站被判赔80余万元

【基本案情】2016年12月上旬,板桥水电站经绩溪县公安局许可,对隐塘水库排洪口实施爆破疏通,底涵外的连接管道及闸阀因冲击力被冲毁,导致淤泥等污染物冲至下游白沙水库,后板桥水电站采取措施将底涵封堵,未对淤泥进行清理。2016年12月19日,旌德县环保局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对白沙水库水源水质进行调查,发现污染源系隐塘水库清淤排出大量泥浆所致,造成白沙水库水质恶化。2018年6月6日,旌德县人民检察院向旌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请求判令板桥水电站:1.修复生态环境;2.承担应急处置费、生态环境损失费等费用;3.向公众赔礼道歉。

【裁判结果】旌德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板桥水电站造成公共环境损害的事实清楚,应依法承担侵权民事责任。2018年10月30日,该院作出民事判决,判令板桥水电站:1.恢复生态环境原状,若不履行修复义务,则应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521600元;2.赔偿应急处置费用47000元、生态环境损失费193000元、事务性费用128000元,合计368000元;3.在旌德县级报纸上进行赔礼道歉。一审宣判后,板桥水电站不服,提起上诉。2019年4月10日,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六 擅自施工致唐代银杏树受损,被提起公益诉讼

【基本案情】临泉县古沈国历史文化园内有一棵唐代银杏树,距今已1300多年,被安徽省人民政府认定为国家一级古树。2018年,临泉古沈文化公司开发建设该文化园项目时,未制定经林业、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审批的古树保护方案,擅自施工,改变古树生长环境,致该株银杏树的生长遭到严重影响。2019年6月3日,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请求判令临泉古沈文化公司:排除妨害,向公众赔礼道歉。

【裁判结果】经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双方达成调解协议:1.临泉古沈文化公司承认在唐代银杏树周围施工时,存在未按照相关技术标准施工的情形;2.临泉古沈文化公司严格按照《安徽省古树名木保护条例》及相关技术标准对唐代银杏树周围生长环境予以整改,相关整改措施要经林业部门验收通过;3.检察机关将继续对临泉古沈文化公司实施的唐代银杏树保护行为予以监督,确保唐代银杏树正常生长。上述调解协议已经依法公告、确认。

案例七 非法猎捕国家保护动物,被判不低于70日的环境公益劳动

【基本案情】2018年3月11日至12日,吴某某在未持有狩猎证的情况下,在含山县环峰镇猎捕两只河麂和一只草兔,其中河麂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草兔为国家“三有”动物。2018年8月1日,马鞍山市雨山区人民法院判决吴某某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二年,并处罚金3000元。2019年10月16日,马鞍山市人民检察院向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请求判令吴某某:1.赔偿野生动物灭失损失30080元;2.向公众赔礼道歉。

【裁判结果】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吴某某未取得狩猎证进行捕猎,破坏了野生动物资源,侵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法律责任。鉴于吴某某已承担刑事法律责任,且已积极以义务劳动形式参与本地生态环境保护,结合鉴定意见,酌定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额为20000元。吴某某家庭特别困难,经济赔偿能力不足,表示自愿通过提供有益于环境保护的劳动弥补其对环境造成的损害。2019年12月27日,该院作出民事判决:1、判令吴某某提供不低于70日的环境公益劳动,以抵补其应支付环境损害赔偿金,由含山县环峰镇司法所和含山县环峰镇方赵村委会负责监管;2. 在马鞍山市市级以上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案例八 误接污水管道,致月亮湖水质恶化

【基本案情】月亮湖位于某项目地块东侧,水面遭受严重污染,影响周边居民生活。2019年3月28日,池州市生态环境局对月亮湖污染源进行排查时,发现该项目一侧有两个非法排污口。经确认,该项目小区于2017年窨井发生污水外溢,房地产公司误将污水管道接入雨水管道,导致该窨井受纳的生活污水直接流入月亮湖,致使湖体水质恶化。经安徽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鉴定评估,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约为489813元。池州市生态环境局与该房地产公司进行磋商,2019年10月22日,双方达成《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协议》:该房地产公司支付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费489813元,由房地产公司以自主修复的方式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 于2020年8月前完成修复工作,修复结束后, 该房地产公司向池州市生态环境局申请验收。

【裁判结果】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司法确认申请后,对上述《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协议》内容进行了公告。公告期内,未收到异议或意见。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协议内容审查后认为,申请人达成的协议符合司法确认的条件,遂裁定确认协议有效,当事人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义务,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案例九 材料厂造成环境污染被罚,不服行政处罚诉法院被驳回

【基本案情】宏超环保材料厂位于滁州市城郊社区三道坎,主要经营石料、免烧砖加工、苗木种植销售。2018年9月5日,原滁州市环保局就安徽省大气污染防治驻滁督察组反映的宏超环保材料厂物料裸露、道路积尘严重问题,派监察支队进行现场检查,认定宏超环保材料厂从事水泥砖生产,生产场地及道路未硬化,砂石堆场未采取防扬尘措施,对大气环境造成污染。原滁州市环保局经立案调查和听证程序,依法对宏超环保材料厂作出5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宏超环保材料厂不服,向滁州市琅琊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

【裁判结果】滁州市琅琊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滁州市环保局派员进行现场检查,制作了现场检查(勘察)笔录、拍摄了现场照片,并对宏超环保材料厂经营者制作了调查询问笔录,认定宏超环保材料厂生产场地及道路未硬化,砂石堆场未采取防扬尘措施,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据此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项之规定,在法律规定的裁量范围内对宏超环保材料厂作出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过罚相当。2019年12月2日,该院驳回宏超环保材料厂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宏超环保材料厂不服,提起上诉。2020年4月22日,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十 生态环境局怠于履行环境监管职责,被告上法庭

【基本案情】2017年10月17日,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发现世杰油脂公司存在未依法报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擅自开工建设,主体工程投入使用的环境违法行为,12月12日向其作出罚款12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世杰油脂公司逾期未对该处罚决定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未对世杰油脂公司环境违法行为整改情况进行环境执法后督察。2018年8月24日,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向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发出检察建议,督促其继续履行环境监管职责。10月22日,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函复,认为世杰油脂公司原厂因选址不符合要求已拆除、在桃园镇吕寺工业园建厂项目已受处罚,其不存在怠于履行职责的行为。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遂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请求确认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怠于履行环境保护监管法定职责行为违法,判令其继续履行环境保护监管法定职责,依法对世杰油脂公司环境违法行为进行监管。

【裁判结果】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审查认为,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作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具有对辖区内环境保护进行监督管理的法定职责。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虽对涉案企业存在的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但未对涉案企业环境违法行为实施环境行政执法后督察,在收到检察建议书后,虽书面回复,但仍未能对环境违法行为采取有效措施,其行为应为怠于履行法定职责。2019年6月21日,该院作出判决:确认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怠于履行环境监管职责违法;责令宿州市埇桥区生态环境分局继续履行环境监管职责,依法对世杰油脂公司环境违法行为进行监管。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朱庆玲

新安才汇云
返回顶部
环亚ag是不是新开的